<span id="woayl"></span>
  1. 
    

    <dfn id="woayl"><noscript id="woayl"></noscript></dfn>

          <s id="woayl"></s>

        李康美长篇小说《草木轮回》答问

        渭南日报 记者 师铤

        近日,渭南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李康美长篇小说《草木轮回》正式出版发行。小说以二十四节气作为全书二十四个章节,讲述了秦岭脚下黄刘村几位留守者的故事。一年的故事,始于立春,止于大寒,又在新春到来之际,留下无数希望。就这部“轻喜剧”的“城乡生活的大合唱”小说的创作历程和自我创作重心改变等问题,李康美接受了本报记者专访。

        记者:李老师,祝贺您的长篇小说《草木轮回》出版发行,请您先谈谈这部长篇小说的基本情况?

        李康美:谢谢你的采访。这是我第七部长篇小说,全书36万字,由陕西人民出版社出版。不管是题材、内容、结构方式,都和前几部小说有很大的不同。我的前六部长篇小说,有两部属于现代题材,比如说《天荒》和《影人》,一部是写兵荒马乱时代的野蛮与文明的交织和冲突,一部是写皮影艺人在战乱时期的生存困境。其他四部都取材于当代题材,按出版顺序说,《情恨》是写山区青年男女在改革开放初期的心酸爱情;《玫瑰依然红》是写城市几个具有代表性独身女人不同的爱情观和家庭观;《裂缘》是写政治斗争扩大化留给人与人的仇恨和隔膜;《烟雾》是一部一波三折的案情小说。而这一部《草木轮回》,几乎就是我们当下生活的进行时,我觉得对每一位读者,都有一种代入感,对于有些人物,你很可能会对号入座;对于另一些人物,你又会觉得就是你身边的亲人或朋友。所以说,我以前的小说,都有很大的虚拟性和杜撰性,而这一部小说的特点,就是描写活生生的时代,给读者一种非常确切的真实感和现实感。

        记者:听您这么一说,我自己已经产生了浓厚的阅读兴趣,那么,您为什么要改变创作方向,让自己的创作重心回到现实题材中来?

        李康美:作家的作品,大体分为两个方面,一个是过去时,一个是进行时。现在又有很吃香的科幻小说,那就是描述不可知的世界,或者说是描写未来时。可是不管是过去、现在和未来,对于人类来说,都是一个整体的生存过程。其实,坦率地说,作家在某个时期写什么题材的作品,有时候是一个无意识状态。忽然有某一个领域触动了他,他就把某一部作品写了出来。

        这些年,尽管我的长篇小说题材确实是不停地转换的,但是在中短篇小说领域,我几乎都是在立足时代的现实变化中。比如在《人民文学》杂志上发表的两部中篇小说《赴任》和《女县长》都是非常现实的作品。所以说,这本身就不存在什么转移和变幻。如果你要问为什么到现在才把最贴近现实的长篇小说写出来,究其原因和创作的动机,我觉得一是有了那些中短篇小说创作经验的积累,二就是目前党和政府扶贫脱困的启发和推动。我出生在农村,农村就是我的根。这些年,我从来没有停下去农村看看的脚步,观察和思考着农村的变化,为新时代的农村而欣慰,同时又为农村出现的新问题而焦虑。

        记者:这么说,您这部长篇小说完全是描写农村的生活?

        李康美:现在我们国家的现状,已经完全脱离了以前的结构。随着农民外出打工的潮流,城市和乡村,农民和市民早就紧密地融合在一起了。尤其是在一些边远的山区,有许多村子几乎就成了空村。说空村也许有点夸张,但是说许多村子都变得非常空旷,非常寂寥却是真实存在的。青年和中年人大部分都走出了农村,甚至有许多老年人也跟随着进城务工的儿女居住在城市,留守在村里的人大都是孤寡老人或者老弱病残了。这部长篇小说,就是描写这个群体的生活现状和生存状态。虽然把主要的视觉都集中在这个群体,但是也会引申和牵连到他们的儿女。这样,整部小说也是城乡生活的交织,城乡生活的大合唱。如果把城市和乡村比作两个人,那么这部小说的内涵,也就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实际上就是铺展到整个社会了。当然,我把这部小说的活动舞台还是搭建在一个如同孤岛的村子里,让其他人都和这个村子血肉相连。

        记者:明白了。“草木”寓意着最底层的民众,“轮回”也就是他们生命的轨迹。《草木轮回》既是大自然的往复循环,又是底层民众的生活状态。那么请问李老师,您是如何想起这个立意呢?

        李康美:这部小说,我思考的时间比写作的时间还要长得多。现在想起来,起码是在“结构”上是有着良苦用心的。

        长篇小说首先要解决结构问题。既然我把这部小说的生活舞台搭建在一个相对偏僻的乡村,那么在小说的结构上,就必须找出与其相对应的文化符号。所以,在经过一番苦苦的思考后,我想到了二十四节气。虽然城里人也把一些重要的节气记在心里,但是对农村人来说,每一个节气都会伴随着他们生命的运转,甚至伴随着他们生活中的喜怒哀乐。当我把二十四节气确定为整部小说的二十四个章节,这就对自己提出了另外一个严格的要求,故事的背景、人物的心情、衣着的变化、农时的景象等等。比如立春的故事应该是什么?清明的故事应该是什么?凡此种种,都必须严密而可靠,如果有一步脱节或疏离,就会显得虚假,就会失去了故事的真实性。二十四节气是一年的时间,这部小说就是写了一年的故事。当首尾相接,“大寒”结束,同时就意味着又一个“立春”将至,小说在诸多悬念中结束,大自然也完成了一个轮回。

        记者:这样的结构很有意思,对读者有一种新鲜感,各个节气环环相扣,还包含着民风民俗的知识点。除了结构,这部长篇小说还有别的什么特点?

        李康美:在很早前省作协的一次小说创作研讨会上,我曾经发言说,有些作家一旦说起农民,立即就会想到多么熬煎多么苦,就好像是经常愁眉不展。而实际上,大部分农民都是以乐观的心态笑对生活。

        上世纪六十年代最艰苦的岁月里,我每天都会看到农民生活的场景。尽管常年都是以瓜菜度日,哪怕他们手里端着一碗很稀的包谷粥,也会有说有笑的,甚至蹲在村道一旁的土堆上,一边呼哧呼哧地大口吃饭,一边和邻居聊天。何况现在农民早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。所以我在创作这部长篇小说时,对小说风格也进行了明确的定位——轻喜剧的特色,尽力表现农民的乐观和幽默。比如小说的主人公黄安安,他就是一个乐天派的代表人物,而且还是身体力行,“有了热闹绝不放过,没有热闹也要创造热闹让大家高兴”。每当黄安安出场,几乎都是笑料百出,虽然有时是苦中作乐,但是增强了他的人格魅力和在群众中的凝聚力。

        因为是写农村小说,对于方言的运用也难以避免,但是我对方言的运用一直很谨慎,过于艰涩难懂的方言绝不使用。如果你的方言大家不明白,甚至还要不断地在后边加注释,那么就会给读者形成阅读障碍,还会把本来通畅的小说变得支离破碎。

        记者:贴近现实的小说,有时候会出现脸谱化、政治化的偏差,或者写得过于平实化,阅读中容易出现似曾相识的感觉,从而影响了作品的文学性和可读性。您考虑过这个问题吗?在创作过程中又是怎样解决的?

        李康美:我从事文学创作已经四十多年,并且一直以小说创作为主,所以在一开始就非常注意这个问题。好在我的文学创作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开始的,起步就接受着文学多元化的熏陶,阅读了大量的世界文学,对于政治和文学尺度的把握,很自信有着比较成熟的思考。文学是人学,这就是小说创作最坚实的基础。离开了人,或者把人脸谱化、政治化,就谈不上“文学是人学”这个根本,就谈不上文学性了。小说中的人,必须具有独特性,甚至具有多重性格,绝不能把他弄成一个政治符号或者什么政策的代言人。所以说,在《草木轮回》中,我想不会出现脸谱化和代言人等等非文学因素的偏差。许多读者和评论家说,李康美的小说都好读。我前几年为一位农业科学家写了一部长篇报告文学,有几位阅读过的朋友也打电话说:“你把报告文学都写得非常好读,晚上临睡觉都放不下啊!”这可能也是我每部小说的共同特点,悬念顿生,环环相扣,起码要让读者产生阅读快感。另外,我在塑造人物方面,也很注重人物自身的复杂性和矛盾性,尽量让人物立起来、活起来。总之,我自以为这部小说很好读,一会儿让你读出笑声,一会儿让你读出心酸,一会儿还可能和人物一同哭泣。如果读者都有这样的阅读感受,我就会为此而高兴。

        记者:这就可以说明作品的成功吗?

        李康美:不能说全部成功,但是起码可以说在结构,语言,人物塑造这些方面是成熟的。

        ?
        评论一下
        评论 0人参与,0条评论
    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        最热评论
        最新评论
        已有0人参与,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
        2021年澳门全年资料,2022年澳门彩开奖结果历史记录,香港今期买马开奖结果,年澳门正版四不像最新,白小姐诗三肖三期必出一期,澳门平特一肖精准预测,澳门彩2022年全年资料,澳门四不像图 灵台县| 靖远县| 西畴县| 潢川县| 琼结县| 广汉市| 小金县| 兴仁县| 垫江县| 金湖县| 卢湾区| 巴林左旗| 大同县| 天全县| 新田县| 牙克石市| 海南省| 老河口市| 新营市| 独山县| 龙江县| 英吉沙县| 扶绥县| 舟山市| 塘沽区| 罗甸县| 临漳县| 崇仁县| 隆化县| 陇川县| 翼城县| 大余县| 阿坝| 开原市| 万载县| 上林县| 稷山县| 海盐县| 永平县| 特克斯县| 肥乡县|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 http://444